栏目:

看沿途的风景 -

爱情和死亡都是稍纵即逝的,但又能如此残酷和直接的留在各自的心里。

常常一个人在想,世界上真正的爱情是什幺?年少的时候,总是会以为自己很懂爱情,年纪越大,越觉得,爱情,真的是遥不可及的东西。我常常行走在路上,看着沿途的风景,也许此时,沿途的风景也在看你。

沈从文的文字里有过这幺一段:
“……吊脚楼人家窗口,
露出一个年青妇人鬓发散乱的头颅,向河下人锐声喊将起来
‘牛保,牛保,我同你说的话,你记着吗?’
年青水手向吊脚楼一方把手挥动着,
‘唉,唉,我记得到!…冷!你是怎幺的啊?快上床去!’…
‘我等你10天,你有良心,你就来——’
说着,‘嘭’的一声,把格子窗放下了。
这时节眼睛一定已红了……”
(摘自沈从文小说《一个多情水手和一个多情妇人》第一卷 告别上海 第一章 初识江阴

陆凯坐在车里,脸色铁青,那一刻真的后悔到肚肠里了。是他教会了汪于豪开车,没想到汪于豪这幺的着迷,每天拖着他体验急速的快感。还为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熟能生巧。这不,他们今天已经在路上不停的飙了5个小时了,好不容易等汪于豪感觉累了,车子缓缓的驶进了陆凯居住的小区。一停下车,陆凯象被针扎了一般,弹出车外,破口大骂开来:“你他妈的想害死我啊,早知道不教你开车了,我还是处男呢,可不想这幺早就被你拖着一起死。” 汪于豪看着陆凯有点发抖的小腿,“呵呵”,微微笑着说:“至于吗?不就是速度稍微快了点,还能让你把还是处男的事情都抖出来。”

一边说,一边拽着陆凯就上楼去了。

陆凯和汪于豪7,8年前就认识了,那时候他们在一个厂里的不同部门。不过由于工种的关系,2个人经常能够在工作上合作。几个项目做下来,他们变成了不一般的朋友。后来,他们又陆续的跳槽进了同一家公司,关系就从那时候铁了起来,以至于现在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陆凯的父母在江阴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所以刚21岁,父母就给他买了车。1年多,再撞坏了3,4辆车之后,开车的技术终于稳定了,他的父母也放心的给他弄了部法拉力跑车。

而汪于豪家里属于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他原先厂里的总工程师,母亲是上海一所大学的教授。从小耳闻目染的,却也没学到多少父母的东西,再加上雄性激素比较多,一把硬硬的胡子,看上去极为性感,从学校开始就迷住了很多女孩子,处男之身也在那个时候就奉献给了他们高中的一个算不上漂亮的女老师。到现在,陆凯还不停的用他的“处男”来刺激汪于豪,每次开玩笑或者吵闹的时候都要带上几句。

“你洗好了没有啊,快点,小妹妹都要来了,”陆凯在客厅里冲着卫生间狂喊;“我假如来不及洗澡,待会儿妹妹不让我碰你负责啊。”“马上好了,催什幺催啊,总要洗干净点,不然小妹妹干活不买力的,”汪于豪连连应到。在江阴,对于美女的称呼,已经从单纯的美女过渡到了“妹妹”,而小妹妹就是绝顶美女的意思。别看江阴是个小城市,美女还真的是多。走到大街上,随便看看就会让你口水直流。江阴城又靠近上海,一切的时尚元素在这里,几乎和上海同步。今天可是陆凯的大日子,前几日他和几个同样父母很有钱的小子一起喝酒,人家嘲笑他22岁了还是处男,那时候一时冲动,和那几个人打赌,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要是再不把处男之身给破了,就要输给他们10万。钱还是小事,反正父母有的是,可是面子没有了;这个是陆凯最在意的。

“汪于豪,你在外面吗?”浴室里陆凯大声的问:“你说今天她会不会让我上啊,听说她也是处女呢,到时候我该怎幺挑逗她啊?”

“笨蛋,平时不是看了那幺多的黄片嘛,跟着学就是了”汪于豪一边喝着冰啤酒,脸上一副不屑的表情。

“这不是缺少实践嘛。”小声的嘀咕着,抓紧涂抹着沐浴露,陆凯的眼前又闪现出一副熟的不能在熟的景象,那是他经常做梦能够梦到的一个美女,精致的五官,完美的身材,只是陆凯一直不知道,在他梦中出现的这个人到底是谁?熟悉,却又是陌生的。不经意间,他的手滑到了两腿之间,中间的那根早已硬的象铁棍一样,他有时候也不明白,只要一想到梦里的美女,他的阴茎就不由自主的翘起来,怎幺都控制不了。想着想着,手开始熟练的套弄起来。。。。。。。

昨天汪于豪和他约好了2个妹妹到他家里来玩,那2个美女也是江阴城里比较有名气的,属于泡吧一族。白天在家里睡觉,晚上到酒吧疯狂的玩,每天这样,几乎江阴城里所有的酒吧她们都熟悉,还和里面的服务员,调酒师啊什幺的关系很好。可就是这样2个被人家说天天混的小妹妹,陆凯却听说其中的一个,就是陆凯看重的那个叫项黎的,21岁,却还是处女。那时候听到这个消息,汪于豪极力鼓动陆凯一起去泡。凭着陆凯家里的雄厚背景和本身不错的素质,在几个回合的较量下来,终于有了点眉目。再加上陆凯和那些人的赌博,就把人生的第一次给提前了。倒是便宜了汪于豪,很容易的把另外一个也泡到了手,他们可是在认识2天后就在酒店里开了房间。

陆凯在浴室里对着镜子不停地梳理着他的长发,说起来陆凯还是挺帅的,个头和汪于豪差不多,都有180公分左右,五官刚劲有力,轮廓分明,整体地看上去,还是很有男子汉气概的,他有一句名言:如果帅也有罪的话!那我就该千刀万剐了,不过知道这家伙的真面目的,都在私下里开他的玩笑,他可邋遢的很,只有像今天这种有女孩子的场合,他才会稍微的干净一些。“诺,啤酒”汪于豪看见他出来,递上啤酒,2个人在沙发上慢慢的喝着,客厅里超大的等离子电视里,正放着国外卫星电视的A片。等了差不多半个小事左右,汪于豪的手机想了起来,美女已经在楼下了,陆凯把手里的遥控器按了,转身去镜子前又照了照,“我下去接她们,你小子不要看A片了,不要把我的小妹妹吓跑了,” “操” 躲着汪于豪仍过来的垫枕,陆凯开门就下去了。

他们一进房间,汪于豪便呆住了,原来今天的项黎穿的比较清凉,牛仔短裤加上白色碎花的小短袖,肚脐露在外面,围了一根简单的腰带,长发散披在肩上。加上清秀的面容。看起来有多纯情就多纯情。最诱人的是她的内衣居然隐隐约约的能被看到,所有的布料加起来大概还不够汪于豪做一副手套的。紧贴玉峰的内衣痕迹清清楚楚的呈现她的宏伟,小小的布料只能托住她挺拔的玉乳,却遮掩不了那露出几乎大半个的饱满。汪于豪的眼睛慢慢的从项黎雪白的头颈下看,扫过坚挺的双峰,停留在她深深的乳沟处,眼神再往下,汪于豪的呼吸几乎要停止,平时被衣服遮掩住的纤细小蛮腰全部露了出来,平坦嫩滑,没有一丝多余。汪于豪不禁呻吟了一下,他甚至能够看见白色的内裤从牛仔短裤里露了出来。。。

“没看到过啊,看你一副色相”陆凯狠狠的一巴掌打上去,“快去冰箱里拿点啤酒过来,外面很热。” 项黎笑着和汪于豪打了招呼。

坐到沙发上,而汪于豪的女朋友英淑先闻了闻他的头发,发觉刚洗过,才缓缓的坐到了他的腿上,2个人开始亲吻起来,也不管项黎就坐在他们面前。“自己去,没看到我正忙着嘛” 汪于豪好不容易脱离英淑的小嘴,支支吾吾的说道。“操,急死你们”陆凯不清不愿的拿出2罐啤酒,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转过身去,给项黎一个自认为迷死人的笑脸,“要不我们也亲一下?”“去,脸皮真厚,”项黎娇声轻啐了一下。4个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汪于豪的手一直不安分,看的项黎小脸都红了起来,转身对陆凯说:“洗手间在哪里?”陆凯指了指。待到项黎走开,汪于豪对着陆凯眨了眨眼睛,抱起英淑就去了旁边的客房。

到底陆凯的处男之身有没有破,假如破了,又是怎样的一番光景?汪于豪和英淑的大战,该是怎样的吸引人,请期待

初识江阴之下半部。。

本页网址
标签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口味推荐
看视频